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正文
日军广州暴行录:将副伤寒菌放到难民喝的汤里
发布时间:2021-12-28        

  经过十余年的调查、发掘,广东省政府参事室(文史馆)、省档案局(馆)昨天上午在广东省档案馆推出了日军在广州秘密进行细菌战的展览,本次展览题为《东方奥斯维辛———日军在广州的细菌战暴行》,首次在广东公开展出当年日军在广州进行细菌战的罪证。

  “战争是不人道的,为了不再出现侵略他国的情况,我决定将不为人知的‘大量屠杀香港难民的细菌战’史实披露出来,广东有一个叫做‘波字第8604部队’日军进行细菌战的机构。”1993年开始,当年驻广州细菌部队的检验班长丸山茂终于良心发现,在日本陆续公布了他的忏悔回忆,发生在广州粤港难民遭受日军惨绝人寰细菌迫害的史实,终于得以线月,在中国广州滩石头(按:经沙东迅查实应为南石头)难民收容所,日军侵略香港,香港难民大量被赶出市区,沿珠江溯流而上拥进广州,大部分被关进收容所施以惨无人道的细菌战。部队长派飞机去(东京)军医学校取来肠炎沙门氏菌(副伤寒菌),指使的场守喜班长将其投放到饮用汤里……在难民不知不觉中投放细菌。那天夜里开始出现了病人。沙门氏菌死亡率很高,陆续出现了死亡,死尸由(伪)省政府负责埋掉……”丸山茂向全世界公布自己亲眼看到的骇人听闻的一幕,最后还提供了两张凭记忆画出的细菌试验具体的位置。

  另一8604部队老兵井上睦雄于1995年7月23日在日本又揭露,日军在粤对(被俘)抗日游击队员进行活体解剖,并养了大量老鼠,每月生产10~15公斤的鼠疫跳蚤,进行鼠疫战等。

  作为中国调查日本“波字第8604部队”细菌战第一人,广东侵华日军细菌战研究专家沙东迅从1994年2月起着手调查日军在粤细菌战情况并取得重大进展。经过对15名目击者和幸存者的访谈和对多处当年现场的调查,证实从1939年到1945年间,日军的1200名专业人员,在广州从事各种细菌研究、传染病研究及鼠疫培养和病(活)体解剖。沙教授指出,广州沦陷期间起码逾两万粤港难民被细菌杀害。当年的南石头难民收容所,实际上就是日本8604部队细菌战实验场所。

  “南石头邓岗发现的大片白骨就是当年日军在广州进行细菌试验的重要罪证!”沙东迅教授昨天下午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指出。

  “当年国内只熟知日军的‘731’细菌杀人试验,对日军在广州进行细菌战鲜有记载。”沙东迅教授回忆,当时所有线索都源于日本出版的一本叫做《战争责任研究》季刊杂志的两页复印件,其中该杂志第4页上《旧日本军细菌战部队关系图》一文,标注提及“日军在广州滩石头设有检疫所,检疫所西侧珠江弯曲部有旧炮台的地方,前方就是监狱和难民收容所,在此就使用细菌毒害来自香港的大批难民。”而另一页有这样的标注:“波字8604部队(广东)(中山大学)”。

  经过将近一年的调查,沙东迅找到当年细菌战的多位受害者。退休多年的广州造纸集团工人肖铮,在左脚上还留有被做细菌试验后留下的疤痕,他父亲便是当时被强拉去当搬尸工的六个农民之一,父亲见证了当时难民所里两个化骨池都被堆满尸骨,6个搬尸工整整用了几个月时间才将尸体运走。

  在调查中,沙教授又发现一个重大证据:曾经负责广州造纸集团基建的干部沈时盛透露,从1953年到上世纪80年代广纸建宿舍楼时两次在地下发现大量尸骨,后来被迁移到增城小楼镇和花都市赤泥镇。1997年9月沙东迅教授在增城市小楼镇秀水村马屎忽山(土名)找到了当年被迁埋的部分难民遗骨。

  出席昨天开幕仪式的广州造纸厂退休干部梁时畅,是沙东迅找到的最早发现侵华日军细菌试验留下遗骨的亲历者。84岁的梁时畅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一段当年遗骨发现时鲜为人知的内幕:

  1953年夏天,我在广州造纸厂担任基建计划调度组长,选择南石头邓岗(即现在南箕路北段)为职工建宿舍,在南箕路两侧半米深的地下,挖出大量无棺木不明白骨。根据广州民间旧时风俗,即便再穷人家,死了人一定会装进棺材埋葬。

  令人费解的是,白骨越挖越多,沿着南箕路两侧足足有50多米长的地下,遍布着残缺不全的人骨。而越往下挖人骨越密,层层重叠。每层都被30多厘米厚的泥土隔开,人骨堆积的厚度大约在20厘米~40厘米,由地表一直延续到2米多深的地下。

  后来附近一位曾被日伪军强迫掩埋尸体的老农民告诉我,这些尸体是日军侵占广州后,由附近的惩教场(当地人对当年难民收容所的俗称)扛来掩埋的。

  据丸山茂证实,中山大学医学院图书馆旧楼就是侵华日军波字第8604部队本部遗址。至今该楼地下室依然保留着当年结构,这里就是日军曾经饲养兔子、老鼠的动物试验室。

  1995年7月24日,丸山茂应日本一个电视摄制组邀请来到广州,在现场由他指证拍摄了当年中山大学医学院、南石头难民收容所等多处当年细菌部队的遗址。1995年11月5日,年逾八旬又做过心脏搭桥手术的丸山茂,又专程前来拜祭由沙东迅倡议并由广州造纸厂出资在遗骨发现地竖起的“粤港难民之墓”,并在墓前献上2450只日本少年儿童手工折叠的彩色纸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