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正文
女童海洋公園爬凳摔傷臉縫4針家長要求園方賠償合理嗎?
发布时间:2021-12-30        

  2月16日,家住成都武侯區的黃女士帶著三歲女兒到成都海昌極地海洋公園(以下簡稱:海洋公園)游玩。在游玩過程中,女兒臉部不慎在凳子上磕傷,最后縫了4針。

  面對2000多元的醫療費以及后續近兩萬元的祛疤手術費用,家長希望園方能進行賠償。

  園方則認為,事發時家長就在孩子身邊,也有一定監管責任。且事發后園方一直跟游客積極溝通處理,配合其走保險程序,最終達到雙方滿意需要一定時間。

  黃女士於去年4月23日花888元辦理了一張成都海昌極地海洋公園的年卡。2月16日下午,她帶女兒到海洋公園來玩。

  黃女士告訴記者,公園水母館二樓閱讀區有3排凳子,當天14時10分左右,三歲的女兒准備趴著去爬第一排的凳子,但在爬的過程中摔倒了,臉部撞上第二排凳子的邊緣,“當時女兒就哭了,臉部流了很多血。”

  黃女士說,當時閱讀區一個工作人員都沒有。她抱起女兒趕赴天府新區人民醫院縫針,“但醫院說傷口太深,讓我們去華西口腔醫院處理。”在口腔醫院清理完傷口后,黃女士看到,女兒眼睛下方有一條長2cm的傷口,最后被縫了4針。醫生告訴她,由於孩子的傷口較深,很可能留疤,就算以后做了祛疤手術,也無法保証能完全恢復原樣。據了解,目前琪琪的醫療費已花去2000多元,后續還將面臨近兩萬元的祛疤手術費用。

  “園方說他們沒有任何責任,凳子也沒有任何安全隱患,即使要報銷醫療費,我所購買的年卡裡包含了公共責任險,可以通過保險去報銷。但對於后續祛疤手術的費用,他們說屬於醫美項目,保險無法報銷。”黃女士則認為,年卡中包含的公共責任險是自己花錢購買的,是自己應享有的權利,“我買了保險並不等於公園方就沒有責任。”而且孩子是在公園中出的事,在事發地,也沒有任何安全提示以及工作人員,這是園方疏忽的地方。

  她認為園方應該賠付醫療費、后續祛疤手術的費用以及精神損失費、護理費、誤工費等。

  對此,記者聯系上海洋公園方。據園方相關工作人員介紹,事發后他們覺得傷口有些深,園內無法處理,建議送醫,當時工作人員也幫助游客叫車協助送醫。

  “事發后,園方也沒有逃避。”從事發到現在,公園方一直在跟游客積極溝通,包括責任認定、游客提出的訴求以及園方應配合其走的保險程序等等。“但大家都知道,溝通是有一個過程的。”目前家長的訴求也不是很具體,因此達到雙方滿意的程度需要一定時間。

  據該工作人員介紹,事發的閱讀區有三排做了軟包的長凳,從當時的監控視頻來看,事發時,家長坐在第一排,小朋友往家長坐的第一排方向飛速跑去,可能由於力度過大,沒有控制好,重心往下,孩子的整個身體邁過第一排,直接碰到第二排的凳子上。

  “視頻中小朋友摔倒后,家長馬上去抱起了她。”他認為,家長就在孩子身邊,發生這樣的事,做家長的也有一定的監管責任,“因為在園區內,所有的場館都會有文字、語音提示,要求(家長)照顧好身邊的小朋友。”

  他表示,事發后,游客到各個部門反映投訴,園方希望游客方能坐下來好好談一下相關訴求,但若游客方繼續散布不實信息,給公園方造成損失,他們也會考慮把事發時的監控進行公開。

  對此,四川英濟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副主任陳逢逢律師表示,根據《民法典》有關規定,公園方作為公共場所的管理人,其對園內的游客在合理限度范圍內負有安全保障的義務。

  本案中,若由於公園方在游玩設施設備上未設置警示標志或未採取其他安全措施,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直接導致黃女士的女兒受傷,則公園方應承擔相應的責任。若公園方能夠舉証証明其盡到了安全保障義務,則可免除賠償責任。同時,黃女士作為監護人,其未盡到相應的監護職責,也應承擔相應責任。

  四川澳南律師事務所曾林剛律師則表示,根據《民法典》及《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相關規定,如園方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基於現在了解的情況,小孩受到的傷害並非直接來源於園方的行為,而是小孩行為不慎導致的意外傷害。對於該傷害,園方也沒有過錯,曾律師因此認為,園方沒有法定的賠償責任。作為孩子監護人,黃女士應當盡到照看、保護責任,應由家長自行承擔超過保險費用的其他損失。(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章玲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